一路的颠簸,向欢总算回到了L市,自从天地异变之后,哪怕是L市这样的小城市也受到了影响,哪怕现在只是晚上七八点的时间,路上行人也基本没有。

    向欢回家洗了一个澡,本来想着明天再去警察局进行水盘大桥的了解工作,但是就在刚刚谢局长已经打来了电话,(情qíng)况已经很危急了,所以向欢不得不立马去往警察局,毕竟这是许倾城叮嘱过的事(情qíng),他还是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在去警察的路上,向欢打开了手机,准备上网查一些关于水盘大桥的信息,结果没有收到任何有价值的新闻线索,都是一些旧报道了,很多的新闻都是水盘大桥通车那天的新闻,之后再也没有多少关于它的新闻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关于事故的新闻,也只有后面的连续坠车时间,以及水盘大桥停止通车的新闻,并没有关于所谓灵异事件任何的消息。

    可是在刚刚谢局长的电话中,水盘大桥每天都在死人,在其下游,每天警队的捞尸队都能打捞出新的尸体上来,只是现在封锁了消息,占时没有公布在大众的视线之内,但是要是一直这样的话,到最后也是封锁不住的,所以才会请求管理局的帮助。

    其实在这个信息中有两个相互矛盾的点,既然已经封锁了水盘大桥,为什么每天还会有新的尸体出现呢?

    他们又是怎么遇害的?

    来到警察局,大老远向欢就看到了谢局长正在门口站着等人,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民公仆。

    “谢局,你怎么亲自出来了,您直接安排一个人来等我就好了,你怎么自己还站在这里呢?”向欢一边走着,一边像谢局长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向先生,您总算来了,我反正也没有什么事,出来站站。走,我们进去说。”谢局长一边和向欢打着招呼,一边邀着向欢往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办公室,谢局长给向欢倒了一杯茶,然后把关于水盘大桥的文件拿给了向欢。

    “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向欢没有多余的话语,也知道事件的严重(性xìng),所以直接拿着档案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档案编号086,水盘大桥坠江事件,死亡人数不详,如今以确定人数为1024人。

    8月1号,L市修建的省内最大跨江大桥,水盘大桥通车,就在通车第二天,就发生了连续坠车事件,其中伤亡人数为510人,没有任何征兆,汽车直线坠入江中,随后L市警方介入调查,但是介无结果。

    8月2号至8月14号,水盘大桥连续出现坠车事件,于是L市政府介入调查,并且占时封锁水盘大桥,但是没有想到的是,水盘大桥事件人数还在上升,至8月15号至8月20号,水盘江下游警队捞尸队,连续捞获死尸上百具,并且全部为近期死亡时间,也就是说水盘大桥在封锁之后,每天还是有着人死亡。

    同时L市政府启动最新命令,进行截江处理。

    “上游截江?”

    “清理江道沉积泥沙?”

    向欢想到,看来是准备一劳永逸啊,直接清空这一截江道,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鬼怪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这里向欢头皮还是微微发麻,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,上千条人命啊,哪怕经历过青城山事件,死亡了数

    千人的修炼者,但是他还是一时间微微发愣。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,他倒是要看看。

    他基本可以确定里面存在的绝对不是异兽之类的东西,因为他曾经在异能刚刚觉醒的时候,就接触过了水盘大桥事件,那一家三口水鬼。

    “谢局,我刚刚看档案,意思就是今天晚上就要采取行动对吧?那么军方那边安排好了吗?安排好的话,我们现在就过去吧,我怕普通的(热rè)武器对江底那个东西并没有用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。”

    向欢抬头对谢局长说到。

    “行,他们已经提前去那边安排了,我们现在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没有多余的寒暄,毕竟人命关天的时候,多耽误一分钟就可能是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L市,水盘大桥。

    萧瑟夜幕下的这座跨江大桥,按理说应该是灯火通明,车水马龙的存在,但是因为连续的坠车事件,以及长时间的封锁,江风吹过,让人不(禁jìn)紧了紧(身shēn)上的衣物,死气沉沉如久无人烟的深山老林,透露着(阴yīn)冷的气息,原本浪声滔天的江面,今天也格外的安静,如同张开巨口的深渊怪物正在等待着猎物的上钩。

    现在只有呜呜的江风声在这漆黑的夜晚独自游((荡dàng)dàng)。

    远不止如此,水盘江的周围原本是整个L市最(热rè)闹的地方,是无数夜晚(爱ài)好者的聚集之地,但是今天却格外的安静,夜晚本应该是江边酒吧、美食街、电影院等最钟(爱ài)的时间,但是现在江边周围的任何娱乐场所都是黑暗一片,留给人们的只有空((荡dàng)dàng)((荡dàng)dàng)的街道,已经一家家大门紧闭的商铺。

    忽然!

    只见夜色笼罩下的水盘江,江水正在慢慢的下降,直到露出了满是淤泥的江底,在夜色的掩护下,如同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,悄悄的等待着猎物的上门。

    只见一辆又一辆的工程车以及大群的施工人员迅速的撤离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在他们离去之后,在水盘大桥的周围出现了一辆辆的武装车出现,拉出警戒线,荷枪实弹,封锁道路,(禁jìn)止市民通行。

    一名名的军人,面色严肃,严阵以待,目光中充满了警惕,不停的扫(射shè)四方。手中的武器安全阀已经打开,如果有危险随时准备击毙目标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这样的阵势,是要有大事件发生了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向欢与谢局长也来到这个地方,在一名军人的带领下,来到了临时搭建的军营里,见到了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李上尉。

    “李上尉,你好,我是L市警察局局长,我姓谢。”谢局长还在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,你好,这次需要你们警方的大力支持了。”李上尉也在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没事,应该的,我们还得感谢你。”他们两人的寒暄。

    向欢没有参与,而是乘机观察这个地方,在他的感知中这个江底,有个大家伙,能量波动已经相似与四阶修炼者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寒暄完,总算想到(身shēn)边还有向欢这号人物了,向欢也收去了感知。

    “李上尉,你好,我叫向欢,管理局人员,代号武王。”向欢说道。

    “向先生,您好,我听说过您,这次行

    动有您的帮助,实在太好了。”李上尉的口气中带着恭敬,看来出现在小说中的(情qíng)景,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李上尉也在打量着向欢,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,别看年纪小,但是作为能被派出来带领一个团的军队的人绝对不是花架子,而更加巧合的是,李上尉在军方的派系属于许家一系,因此他更是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能力,可以说这次行动,最高战斗力已经军队的损失,全部都要靠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在部队驻扎在这里之后,原本昏暗的水盘大桥,直接在工程灯的照耀下犹如白昼。

    几组刺眼的炽白探照灯,毫无忌惮的照向了水盘大桥下方的江底。

    截江断流之后,江底下渐渐露出了如同老树皮一般的淤泥层。

    随着江水彻底退去,江底竟然逐渐的显露出了一片建筑物,在水盘江江底竟然存在着一片不可思议的古代建筑群,不过大部分的房屋因为常年在江水的冲刷和浸泡之下,已经完全倒塌,损毁严重,上面布满了厚厚的青苔,这些建筑的存在年限已经有很多个年头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一片倒塌的建筑中央,还有几座完全与建筑物不想匹配的石屋,孤零零的屹立在底下建筑物群的中央,似乎是因为周围高大的建筑物承担了江水的冲击,以至于这些石屋能完整的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江底的发现,在人群中引发了一整的(骚sāo)动。

    岸上,一辆辆的挖掘机,起重机,重吊车、各类型的运输车,整齐有序的进行挖掘,准备把江底的东西全部清理上岸。

    向欢看到这一幕,没有再站在后方,而是来到工程车的前面,这些建筑物让他感觉到诡异,这根本不像是华夏文明的建筑物,谢局长与李上尉也来到了向欢的(身shēn)边,周围还跟着一群手持武器(身shēn)上充满着肃杀气息的人,所有人围聚在堤岸片,面色凝重的注视着江底诡异出现的建筑群,已经几座石屋。

    “挖!”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轰隆隆,工程车的引擎引起了巨大的轰鸣声,一股股的黑烟也冲上了天机,挖掘机、土方车全部都蛰伏中复苏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向先生,我来之前,许小姐和我说,她调查过这次事件,在这里面的东西,可能是两段尸。”李上尉面色凝重的看着向欢。

    “两段尸?”喜欢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的,两段尸,这是一个(禁jìn)忌的鬼物,也就是尸体被拦腰斩断,您知道的,在古代(身shēn)体发肤受之父母,是不可以轻易损坏的,而两段尸一般都是(身shēn)前犯下大错,然后被处以极刑,并且这样的存在一般会把他找一条江流或者河流埋葬,在两岸分别埋葬着它的两段尸体,这样的尸体一旦成为鬼物,那么其能力将会变得深不可测。而许小姐猜测,水盘江下面可能存在的就是两段尸,所以才会大桥一修好,就出现了死亡时间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向欢也陷入了沉思,两段尸,向欢比李上尉更加了解,这玩意和普通的鬼物不同,普通的鬼物可以说永远都只有一个个体,而两段尸它是分开来的,每一个个体都会成为一个独立的存在,而两者之见又互相有着联系,并且因为本(身shēn)携带极大的怨气,所以它们的危险(性xìng)更大,甚至可能结出双煞鬼物,恐怕比厉鬼还凶残出几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重要声明:小说《武 汉 做 棋 牌 游 戏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 女 人 黄 金 花 生 的 寓 意 潍 坊 藏 金 花 苹 果 q q 斗 地 主 作 弊 器